高鹏远地震灾难后的“歪理邪说”(旧文)
2013-04-22 21:36:08
  • 0
  • 0
  • 41
  • 0

  本次汶川大地震笔下博客没有发表一个文字,不是笔下没有同情心,而是不愿意用灾难来说事,痛苦的也好,怜悯的也好,歌颂的也好,抨击的也好,默然以对,人类的灾难还少吗?生活中每天发生的灾难还少吗?地震只是人类灾难的集中爆发,苦难的共振和深度才使人痛彻入骨,而日常的灾难虽然集中起来并不比地震小,但由于是分散发生的,所以人们的痛苦就没有地震大,甚至不屑一说,如果天天说灾难,而不去反思灾难和预防灾难,灾难还会和我们如影随行,那灾难就毫无叙说的价值.

  打开新闻和博客,几乎都在说地震,但说出什么来么?有人说地震将震出一个民主透明的社会,有人说地震将克服国人一盘散撒的性格,还有人说地震可以推动经济的发展,这种逻辑思维真的不敢恭维,这岂不是说应该多来几次地震更好嘛!在地震面前,有人痛心,有人愤懑,有人沉默,有人麻木,还有人高兴,可谓有人喜来有人愁,愁者是那些支离破碎的家庭和孤寡老儿在想日子今后怎么过,喜的是那些参与重建的的群体在想如何分到更多的蛋糕和拔到更多的雁毛,谁敢说灾难中没有人偷着乐?

  谁敢说国人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谁敢说豆腐渣工程从此就绝迹?否则国务院也就不用制定《灾后重建条例》了,我们需要的不是官冕堂皇的自褒之词,我们需要的是冷静的思考和确实的改革,看着一个大国总理变成了“灭火队长”,到处灭火,国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灾难都要总理亲往一线“督战”,我们还养那么多官干什么?毛泽东当年指挥“四大战役”也没有现在总理辛苦,这到底告诉我们什么?


  人类虽然是智慧生命,但却面临比动物多得多的灾难,以天灾为例,动物大多是在野外和洞穴内居住,而洞穴都是拱型结构,拱形结构是抗震能力最好的结构,故灾难对动物的危害就比人类要小。1966年的河北邢台地震,很多房屋都夷为平地,但拱形式的窑洞却安然无恙,这些宝贵的经验在以后却被人遗记了,如果人类和动物一样把住宅建在地下而不是地上,地震的危害度可能就大大降低,但人是享受型动物,自然会选择居住在地上,因为地上方便,通风,透光,干燥,由于人口的剧增,豆腐块建筑还需要越建越高,这就更增加了灾难的程度。

  动物生活因为没有货币交换这一说,所以挖洞就是挖洞,而人不一样,人需要货币交换,在搞建筑工程的时候,谁都想弄点事,这是人性的本能,不以为怪,如果规则不能限制这些人弄事,那建筑质量就不言而喻,灾难来了,那就会有灾有难,而不是有灾无难,或者有灾少难。虽然8级地震破坏力很大,但还是有一些建筑只是损坏,而非坍塌,说明了人们完全有能力把灾难降到最低,遗憾的是在土质含量严重超标的混凝土里夹着铁丝细的钢筋的建筑,一遇强震就只有不堪一震了.

  特别是有些人说了假话:“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应该再加一句“再死不能死孩子”,可事实恰恰相反,那些制造豆腐渣工程者还活着的人,难道自己的孩子没有沉眠在豆腐渣工程下面吗?他们的良心何在?他们将忍受着普通灾民双重的痛苦,那些制造豆腐渣工程者也遇难的人,在灾难中也遭到了同样的劫数,所以通常天灾和人祸是紧密相连的,可能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也可能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天灾我们惹不起,但我们躲得起,可在人祸面前,你能躲得过去吗?以天灾的不可抗力性来淡化人祸的悖逆性,以抗震救灾的丰功伟绩来粉饰痛苦的伤痕,是不可取的,是不理智的,是不符合公民社会基本准则的,

  灾难分为正常性灾难和非正常性灾难,如风灾,雪灾,水灾,震灾等,它是天性使然,具有不可抗拒性,系正常性灾难,该来的迟早要来,但人类凭据自己的智慧,完全可以预防和降低灾难的程度,如果被动的对待天灾,那就变成了人祸,人祸的参与就必然加重灾难的程度。又如战争,暴乱,犯罪,责任事故等,则是人性使然,具有不可预测性,不该来的它也要来,系非正常性灾难。这种灾难完全是人祸所导致的,他所带给人类的灾难要比天灾更为严重和可怕,一个希特勒差点把人类千万年创造的物质文明毁于一旦。

  同理,人祸才是最可怕的,所以世界上所有文明国家都在人祸问题上给予了极大关注,力图在政治,法制,经济,民主,自由,人权等方面对人祸的产生加以限制和根治,尽管如此,人祸还是不期而来,所以我们不应就灾难说灾难,而应该让灾难使我们成熟起来,聪明起来,走向新的文明进步,那种下雨了才去买伞,有病了才去治疗,饿了才去准备干粮,乱世才出英雄的事确实不能再干了,如果再过几年或者几十年,一遇地震还是老百姓的房子大面积坍塌,而政府上万亿三公费用还在海吃海用,特权依旧,你再谈地震、再谈灾难还有意义吗?。

说灾难,道灾难,但灾难并没有引出人们更深层次的思考,却引来了大小不等、热闹非凡的“捐款门”风波,万科董事长王石无疑又做了一回“明星”,真正做到了地球人都知道,其实他没有做错,错的是他不知道在中国,名人言论是不能乱自由的,说了一些不合中国国情的话,被网民“胁迫”的多捐了一个亿。这次他可是做错了,出钱不讨好,还毁掉了一个正确理念,即:“慈善捐赠应该是一个常态”,中国迫切需要这样一种文明的建立,而这次风波却把救灾演化为捐款攀比的闹剧,如果你达不到人们想象的数额,就炮轰你,鼓动不买你的房子,不买你的股票,把抵制外企的做法用在了国企身上,散失了科学的理智,多了点杀富济灾的味道,这是一种非常低劣的情愫,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把权利看得高于一切呢?

  在灾难中,任何时候政府都是救灾的主体,因为政府的钱它就是我们老百姓公民的钱,政府救灾就等于老百姓救灾,社会救助只是政府救助的补充,不能本末倒置,法人和自然人愿意捐多少,是他们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如横加干涉并认可它,就是文明的倒退。譬如我家里,我女儿捐了200元,我妻子捐了300元,而我一分钱也没捐,因为她们有工资收入,而我没有(我是下海转下岗,科技破产户)工资收入,你能说我道德低下吗?全国10亿农民人均捐100元,就是1000亿元,大部分都有能力捐出来,可他们捐了吗,没有,你能指责他们无情无义吗?凭良心说,中国的官员阶层最应该多捐一点,他们也想多捐一点,他们多捐了吗,没有,因为他们不敢多捐,但你指责他们有用吗?不要轻言灾难兴邦,没有灾难就不兴邦了吗?中国几千年灾难什么时候兴过邦?所以我们不需要感情冲动下的一时善举,我们需要理智下的可持续善举,这就是平民的思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